东西问·正定四塔丨如何从澄灵塔看中日佛教交往?

发布时间:2024-06-16 22:21:14 来源: sp20240616

   中新社 石家庄5月25日电 题:如何从澄灵塔看中日佛教交往?

  作者 牛琳 徐皇冠

  意大利旅行家马可·波罗在其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里,称河北正定为一座“贵城”。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于战乱中两次专程考察正定,惊叹“我从未在如此小的地方,如此短的时间内,亲眼目睹这么多历史古迹”。

视频:【东西问】“塔中上品”澄灵塔如何见证中日佛教交流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城中临济寺的澄灵塔被梁思成谓之“塔中上品”。临济寺是佛教禅宗临济一派发祥地,澄灵塔是临济宗创始人义玄法师的衣钵塔。随着以“棒喝”闻名的临济宗远播海外,澄灵塔于岁月流转中见证中外佛教文化交往。

河北正定临济寺澄灵塔。  中新社 记者 翟羽佳 摄

  玲珑“青塔”与禅宗主流

  “一座正定城,半部佛教史”,佛教传入中国后不久便在正定生根衍息。隋唐时期,当地佛寺达190多座,获誉“中华文化兴盛时期的佛教重镇”,有“九楼四塔八大寺,二十四座金牌坊”之说。

  闻名海内外的临济寺坐落于古城南部,是临济宗自临济院迁此最早的佛教道场。据史料记载,东魏孝静帝兴和二年(540年),城东南二华里滹沱河畔的临济村始建临济院,即临济寺的前身。唐宣宗大中八年(854年),高僧义玄禅师驻锡此寺。

  义玄禅师学识渊博,禅风以“单刀直入,机锋峭峻”著称,常以“棒喝”开悟徒众,谓之“喝散痴迷得开悟,棒开愚钝获正觉”,成语“当头棒喝”即源于此。义玄的禅学得到广泛认可,归者云众,门叶繁盛,遂形成中国佛教禅宗的重要一派,后世以寺名称之“临济宗”,为禅宗五大宗派中传承最久远、影响最广泛的一派。

  黄庭坚、苏轼、苏辙等都与临济宗渊源极深,并被列为门人。北宋大改革家王安石推行新政遇阻时,亦从临济宗肯定自我、威猛精进的禅理中吸取力量。

河北正定临济寺澄灵塔。  中新社 记者 翟羽佳 摄

  “唐懿宗咸通八年(867年),义玄禅师圆寂,弟子为其建衣钵塔于临济寺内,以示纪念。”河北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梁勇说,唐懿宗久慕其人,赐谥义玄为“慧照禅师”,赐塔名曰“澄灵塔”。

  清雍正十二年(1734年),清世宗加封义玄“真常慧照禅师”,寺院奉旨在澄灵塔第一层正面圆拱形门楣上端镶嵌篆书“唐临济慧照澄灵塔”石匾。

  “澄灵塔是正定四塔中最玲珑秀丽的一座。”梁勇说,其为青砖砌筑密檐实心佛塔,故又获雅称——青塔。2001年,澄灵塔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梁思成眼中的“塔中上品”

  身为九省通衢的正定九朝一脉,诞生了赵佗、赵子龙和范仲淹,一砖一瓦都是文化,城墙街巷皆有故事。

  “第一个以现代人的眼光发现正定这座‘古建艺术宝库’的,就是梁思成。”河北省文物局原局长张立方说,20世纪30年代,身为中国营造学社法式部主任的梁思成,发起中国历史上一次大规模抢救中国古建筑的普查工作。他不顾战乱,两次考察正定,第一次携绘图生莫宗江等人,第二次带来得力助手——妻子林徽因,完成的《正定调查纪略》发表于1933年《中国营造学社汇刊》第四卷第二期,对正定古建筑的建造年代、构造形制、艺术价值作了科学评价,为正定古文物保护、修缮和评介提供了权威依据。

  梁思成这样记述澄灵塔:“这青塔在正定四塔中为最小一个,但清晰秀丽,可算塔中上品。”

河北正定临济寺澄灵塔。  中新社 记者 翟羽佳 摄

  澄灵塔呈八角形,为九级砖仿木构密檐式,通高30.47米。最下层为一八角形石砌塔基,石基以上始是砖造。塔基上设须弥座,有三层莲花座,九级塔身耸立其内。

  “塔身第一层甚高,四面设有对开式假门,没有门的面饰有假窗,各转角做圆形倚柱处理,雕制精细美观,独具匠心。”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丁垚介绍,自二层至八层间,澄灵塔间距骤然缩短,塔檐紧密相接,层层出檐,并以富于变化的斗拱承托,设计精巧,在佛塔中实不多见。正如梁思成在《正定调查纪略》中所说,澄灵塔“在至微的斗拱布置上,也是经过一番匠心的”。

  澄灵塔塔身镶嵌的绿色琉璃瓦剪边,更为古塔平添几分清秀。塔最上层逐渐收拢成攒尖顶,上置俊秀挺拔的金属塔刹,直指天际,宛若定海神针,巍然屹立。

  自唐代建成,澄灵塔历经数百年,完整无损。但在宋金战争中,临济寺毁于战火,“寺为焦土,唯塔独存于瓦砾中”。金大定二十三年(1183年),金世宗下旨修复澄灵塔,以及临济寺内各建筑。此后,明、清亦有过重修。

  “正定‘花青砖木’四塔中,澄灵塔没有华塔之绮丽,也不及木塔之壮观,但在中国佛教文化中的地位独特,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见证。”梁勇表示,花塔指广惠寺华塔,砖塔指开元寺须弥塔,木塔指天宁寺凌霄塔。

河北正定临济寺澄灵塔局部。  中新社 记者 翟羽佳 摄

  禅脉联结,中外文化交流不断

  今日临济寺内,香客攘攘,梵音袅袅,挺拔的澄灵塔继古通今,见证着中外禅脉相连。

  临济宗不仅在中国佛教史上地位重要,宗风亦播扬海外,其8世纪传入朝鲜,12世纪传入日本及东南亚。

  其中,“日本僧人荣西两次到南宋学习佛法,回国后首创日本佛教临济宗,‘学徒云集,朝野尊尚’,成为日本佛教主要宗派的代表人物,对日本茶道、书法、武术、绘画、文学、建筑、能乐、连歌等产生了很大影响。”梁勇介绍,人们熟知的“一休”,其原型一休宗纯,正是日本室町时代禅宗临济宗著名奇僧。

  时至今日,临济宗仍在日本影响广泛,20世纪80年代的信徒超500万之众。“日本佛教的许多宗派均以正定临济寺为其法源祖庭,视澄灵塔为祖塔。”梁勇说。

  1983年,临济寺被国务院确定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,次年对外开放。此后40年间,日本以团体形式来临济寺交往活动,官方有记载的就达30多次。

  自1980年起,日本“日中临黄友好交流协会”多次派遣参访团,来正定拜谒临济祖庭和祖塔。2017年,日本黄檗文化促进会访华团一行参访临济寺,并在澄灵塔西侧与临济寺慧林法师、慧憨法师一起栽下象征和平友谊的雪松树。2023年,作为石家庄市的友好城市,日本长野市市长荻原健司一行、长野市青年代表团、长野市中学生代表团先后来访。

  当年梁思成考察正定时,澄灵塔久经风雨剥蚀多有破损。如今,澄灵塔已得到妥善保护和修缮,来访的海内外友众络绎不绝。(完)

【编辑:付子豪】